陆仁贾

放荡不羁爱自由

因为要上学所以不能更文啦真的很抱歉,嘿嘿不过我一定会继续好好努力的写的,我会好好提升自己的!顺便就很开心呀生日的时候就朋友,给太太约了个长庚,说是送我的礼物,真的超好的超好的超好的,吹爆我的朋友和太太。头像就是贺图啦。

         云深不知处的人都知道,蓝景仪和蓝思追这对小双璧儿关系十分亲近。两人干啥事都得一起,黏糊得跟一个人似的。因此刚开始总有同门上前打趣个一两句“诶,我说思追啊,你瞧着自己照顾景仪又是给他洗衣又是给他抄家规的,他又不是你儿子”

          思追听完后只是朝着同门笑了笑,自己从来不多说话。同门知道他脾气好,晓得他不会为了这些个话就闹心,但也多数不会接着说些什么,该干些什么事都干些什么去了。
    
            蓝思追还是对着蓝景仪该怎么好就怎么好。于是他们也都见怪不怪,也不打趣了,只是见着蓝思追照顾景仪那个场面还是不免在心里吐槽个一两句,这蓝思追还真真是把景仪当个儿子来养了。

       “景仪,吃饭啦”
       “景仪,天冷了,多穿些衣服”

        
          少年心性,见着与自己年龄相仿的人总是忍不住玩在一处。这金凌与思追景仪见了几次,跟着魏无羡出去打了几回走尸,关系却是十分的好了。
         偏偏金凌又是一个心直口快的性子,只见这每次少年约着一起夜猎时,蓝思追每次都把蓝景仪护在身后,一开始只是嘴上嘟嚷几句不像话,久了之后到也不像是其他弟子一样习以为常,忍不住吼了一句“我靠蓝思追,蓝景仪又不是你老婆用得着这么护着么”

         思追听完却又是一个温温柔柔的笑,却比以前打趣时多了一句。

                 “你怎么知道不是”

嘻嘻二十点粉啦很开心是一个里程碑呐每次看到有人喜欢我的文都好开心的,一定会努力更文,好好提升自己的

关于追仪的人渣反派自救系统【2】

oocooc

记流水账啦文笔不好勿怪写不出想要的那种感觉,后面会稍作改进

追仪萌萌哒,今天也快落

 

---------------------------------------------------------

 

 

蓝思追是受了蓝老先生的嘱托,来检查景仪的家规抄写情况的。他刚刚沐浴完,身上穿的是鬼将军前些日子送他的一件衣服。思追轻轻推开了藏书阁的门,却发现里面一个人的影子也没有。‘莫非是已经抄完了,去食肆吃饭了吗。’

 

 

思追走到景仪抄家规用的桌子前,拿起了上面几张零零散散的纸张,稍作整理,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却发现景仪仅仅只抄上五遍-----先生要求的是十遍。

 思追不由得笑着摇了摇头,心想景仪这家伙,知道先生会叫他来检查情况,所以才这么胆大包天自己溜了。罢了,自己就帮他抄了这剩余的五遍。

 于是他坐了下来,从桌角拿着那些没有一点字迹的纸,模仿者景仪的字迹,任劳任怨的抄了起来。等他抄到第十遍的最后几条家规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纸不够了。他放下笔,蹲下身子,在地上找着有没有掉下来的纸。

 

最后纸没找到,却发现了一本小说《温柔侠客的绝美娇妻》。这本小说思追见着景仪读过。‘他偷懒就算了,还偷偷看小说,等我找到他,需得叫他好好补偿我才对。’

他随手翻了几页,想看看里面有没有夹着的纸张,忽然白光一闪,再次睁眼,却发现自己所在的并不是云深不知处的藏书阁,而是另外一番天地。

 

 

     这是怎么一回事,思追还正摸不着头脑,我明明还在藏书阁抄书,翻着了那本小说,白光一闪,自己就来到这里。是穿越到了书中,还是拿书中藏着转移符,我被送到了别的地方。正想着,一位小孩子闯进了他的视线。

      ‘公子,公子,不好啦,王三三那家伙把景儿姐姐给绑了,你去救救景儿姐姐吧’

      短短的几秒钟,思追的思绪却打了几个转。‘这孩子称呼我为公子,而且找我帮忙救人,想必是认识我的,莫非知晓我是蓝家的人吗,可是他这语气,好像是与我十分熟稔的样子,景儿这名字我听景仪提过,是那本小说的主角。穿书吗,这就糟糕了,我对这里一 了解都没有。’点

      ‘别担心,你和我一起去,好不好’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不过这样的话,是不是有可能,景仪根本没有离开藏书阁,也来到了这个世界呢。思追想着。

 

 

      为了显示自己的英勇,思追做了一件他以前在蓝家从没有做过也不敢做的一件事,用脚把门给踹了开。虽然说这里没有蓝家老先生和蓝家四千多条家规,但他还是觉得有些不自在,踹门的力度不小心大了点,哐的一声门被踹开了,仗着他耳朵好,听见了咔擦的一小声。

       但是他没有时间尴尬,正想着喊里面放人,看着面前那个衣着雍容华贵抬着一条腿的公子,话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这个人,怎么生的和景仪一模一样。没等他反应过来,那人却收回了腿,走几步一把抱住了一位虚弱的不行的女子。‘哦,这应该就是那个孩子叫我来救的人了,只是那孩子带我到这自己就跑了’

        那个人对着他嬉皮笑脸,说自己也是来救人的。思追看着那张笑脸,质问的话到嘴边什么都说不出来----他从不肯对景仪说什么狠话,即便这个人只是和景仪长得一样。他只好愣愣的点头,木然的跟在了那人后面。

关于追仪的人渣反派自救系统【1----添加新的内容】

ooc

追仪萌萌哒

穿书好玩

-----------------------------------------------------------------

我,蓝景仪,云深不知处的蓝氏小双璧之一,最近迷上了一本纯爱小说《温柔侠客的绝美娇妻》,可别看这名字不咋地,其实故事剧情也不咋地。这本书是我从子真那里淘来的,花掉了我的好几两银子,没办法,云深不知处实在无聊,我总得要些什么东西打发时间。但我可不像思追那样整日埋在书里,那多无聊,我就只能看看这些小说消磨时光啦。

 

然而一件十分不得了的事发生在了我身上,我穿书了。

 

我穿书扮演的那个人是男主蓝追一起长大的好兄弟,是一位游手好闲的公子哥,叫做王三三。这位公子哥从见着男主的第一眼起就爱上了他--------谁叫男主长得一副好模样呢。于是这位公子就对着男主死缠烂打,和男主上一样的私塾,甚至还花钱建了坐房子在男主隔壁,最后就待在男主家里不愿意走了。听上去十分的让人为之动容对吧,连我都要被这公子哥的深情给感动了。但是别忘了还有女主这茬啊,女主叫做蓝景儿,这蓝景儿长得可是十分的好看,一双秋水剪瞳,高挺的的鼻梁和小巧的脸蛋,关键是人家还有文采啊,和男主来了个一见钟情,再见倾心,三见非你不嫁娶。这王三三得知此事以后,就把人蓝景儿给绑了,一个劲的折腾蓝景儿让他离开男主,最后呗,不就是男主英雄救美,三三悲痛欲绝咯。

 

   

我捂着脸看着面前那个被绑的像个粽子似的,被折腾的不成人样的姑娘,心想要完。如果我没猜错,男主不久就要到了,展示个情深如许的画面。老天爷你起码穿书也给我穿到个好点的时候啊。

 

身旁一个长着一副猥琐像的高个对我说‘诶,三爷,你看这接下来该用什么方法处罚呀,我们可还有许多方法呢’

‘还有些什么玩意,给我看看’我忽略掉那姑娘看着我的能滴出血的眼神,对那高个说道,那高个闻言一笑,递了个本子给我,‘可全写在这本子上呢’,我接过,随意翻了几页,可把我吓得差点把这本子给扔出去,啧啧啧,没看出来啊,这三少还是一个施虐狂。

我咳嗽一声,‘今天爷累了,不想倒腾了,把这蹄子给放了吧,顺便给他几两银子看看病去’,那高个疑惑地看着我。我一个昂首挺胸不屑一顾啊,‘哼,这是对敌人的羞辱’。那高个就奉承,‘三爷实在是高啊’

 

我瘪瘪嘴,转身对着大门抬脚欲走,忽然听嗙的一声,门被别人给一脚踹开了。我收回还悬在半空的腿,望着来人给愣了,这长相,咋和思追的一模一样啊,但是思追可要雅正多了,思追不会踹门,但我这心里委实还是揪了一把。这货别不就是前来英雄救美的男主吧。

我眼睛一转,赶紧跑到那女子面前一把抱起她,还顺手点了她的哑穴。一脸正直的看着男主,‘蓝追兄你来的正好。我本来也是来救这位小姐的,看他伤的太重,又昏迷不醒,就想着等她醒过,顺便问问是谁想害他,正巧你也来了,咱们一道出去吧啊。哎哟哟你看这小脸蛋都吓白了’

蓝追竟然也不质疑,点点头示好。我笑的天花乱坠,顺便看了一眼怀中的那姑娘,‘好啦你可别在我怀里乱动啦’我说

我和蓝追把蓝景儿送到了就近的一家医馆,抓了几方药,付了钱。蓝追对我说,‘把她交给我吧,你回家去’

我不愿撒手,‘哎呀蓝追兄,你就好歹给我个英雄救美的机会吧,倒是你,这过几天可不就是私塾的大考嘛,我倒是烂泥扶不上墙不要紧,但是你可是先生的希望啊,还不早点回家复习去’。我不等他反应,抱着人就给跑了,脚下加了跟溜了个风火轮一样。等到绕了不知道几道巷子,确定自己把蓝追给甩掉之后,开始慢悠悠的走着。

 

‘那个啥,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我问,顺便腾出只手把她哑穴解了。

‘王三三,你到底想做什么’蓝景儿冲着我说。我笑,‘这件事我给你道个歉,算是我的不对,实在是对不起,这几天那样子对你,我现在也没什么别的意图,就是单纯的想送你回家而已’

 ‘我可不敢信你,你是不是又想着什么别的方法折腾我呢’

  ‘实话告诉你得了,蓝景儿。我不是你们这里的人,我是从另一个世界过来的。’

  ‘什么,我凭什么信你’蓝景儿一脸惊愕

  ‘唉,你想想,换做王三三,他会和你这么心平气和的聊天嘛,再说,王三三有我这么侠肝义胆,诚挚善良嘛,还有这事你可不准告诉别人啊’

  ‘你这么一说,还确实是,勉勉强强信你好了’’以后不准找我麻烦,否则我就把这件事抖露出去’

   那可不,我当然不会没事找事,毕竟我又不喜欢蓝追,我还要找着方法出去呢,唉,不知道我不在的这段日子大家怎么样了,思追,思追在做什么呢

 


 

暗恋这件事

双向暗恋
ooc
思追今天要抓紧时间表白哦
—————————— ——————————————————
蓝景仪和蓝思追是好兄弟,打小一起长大,两人住同一间屋子,感情好的不得了,然而,在表面的兄弟情之下,两人竟是互相暗恋?这就不得了了,估计蓝启仁老先生知道后怕是非得气出病来不可,谁叫姑苏蓝氏职业产基佬。

废话不多说,我们来聊聊这两位互相暗恋的挚友。先来说说这蓝景仪,性子略微毛躁大条,看上去其实是那种有东西就不会藏着掖着的人,此处应加一个,但是!蓝景仪暗恋他的好竹马已经有好些年份了,却至今明面没有表露过一点儿心迹,只能在每晚思追睡了之后,趁着些许微弱的烛光,看着心上人的脸,唉,不知道叫人该是为他感到高兴,还是不幸啊哎呦。
  
     

而我们的思追也好不到哪里去,某日那欧阳子真因被仙子甩了,郁闷之下来找蓝思追喝酒,为什么来找蓝思追,这就不得而知了。众所周知思追可是个听话又懂事的孩子,但是品行纯良不忍,被欧阳子真哄下去陪着喝了几口酒。喝酒其实不要紧啊,关键是酒后说过的那些话,就叫人十分在意了。

蓝家不沾酒,因此蓝家人酒量都很差,被哄下去喝了几杯酒之后,脑子就极不清醒了,听了欧阳子真的哭诉——哎呀为什么仙女又抛弃我了呀,竟然拍拍他的肩,眼神里带着一点点怜悯的意味,居然就把自己暗恋景仪这件事给说了出来,我们的欧阳子真少爷一转之前难过的神色,脸上带了一抹坏笑。
 
       另一天思追醒来的时候,脑壳十分的疼,却发现欧阳子真还没走,脸上还带点坏心思的笑,顿时后背发毛,头也不疼了。
   “怎,怎么?”
  欧阳子真勾住思追的肩,“哎哟喂,你小子居然喜欢蓝景仪,不过倒也难怪,谁叫你两整日黏稠的跟块牛皮糖似的”
    思追听了这话,脸色一变,忙问欧阳子真怎么知道的,并央求这位保密。
  欧阳子真叹了口气,“哎,思追啊,我劝你还是早日表白的好,毕竟景仪长得还是不错的,虽说性格欢脱了点,但喜欢他的女子也不在少数”
     “我觉得啊,景仪倒也像是一样喜欢你的,虽说景仪没有说过什么些话,但是啊,喜欢这东西,即使捂住嘴巴,也会从眼睛里面跳出来”
      思追愣了愣,“我,会抓紧时间找景仪剖白心意的”
   欧阳子真笑    “这才是嘛”
    
然而一个月零两个礼拜过去了,思追可还是没有表白呀。
    
   ———————————————————————————
    景仪那部分的有点少哇

附:文中子真所说的“喜欢这东西,即使捂住嘴巴,也会从眼睛里面跑出来”系摘抄。
    

  
    

论爱上自己竹马的心理历程

       两个小可爱甜蜜蜜
       ooc√
       新手一枚,文笔尚浅莫怪
————————————————————————————

自从那日观音庙一战,泽芜君闭关不出,含光君出游,云深不知处大大小小的事务便落在了思追和我等在自家门派里倒也能说的上话的一些弟子肩上

思追是同我一起长大的兄弟,知道我天性活泼好玩,神经大条,于是将配在我身上的任务都揽在自己身上,虽然对自己不用做事感到十分开心,但总归看不下去自家竹马太过劳累,刚开始我便也极力推脱,但那人一副交给你我不放心的样子于是作罢,想着自己也不能什么事都不干,常常半夜溜出云深不知处去附近的林子里打野鸡,谁叫泽芜君闭关含光君陪着魏前辈云游四海去了,煮了鸡,在里面放些枸杞之类的补品,端给自家竹马,直到看着他喝完才肯收拾碗筷走人。

有日事务不多,我便拉着思追出来散散心。途径厨房时,便听到有人说“我天 ,我前几日见着有鸡汤,趁着没人偷偷捞了一碗,没想到那么难喝,跟臭袜子浸过的水一样,搞得这几天我都吃不下任何东西”
我捧腹,笑着对思追说“这人可够活该的,谁叫他偷吃别人的东西,不过前几日我去厨房时怎么没看到还有别的人在熬鸡汤啊,哎呀真可惜,要是我遇到那位仁兄,定是叫他教我怎么煮出臭袜子浸过一样的汤,哈哈哈哈哈”
思追只是笑,不说话。不知是不是处理的事务多了,肩上担子重了,思追温润的气质同往昔比起来多了一丝成熟稳重的意味。笑起来可真好看,哎呀,可不愧是我兄弟,真的,帅爆了。

思追终于是成了蓝家家主。我看着思追一点点施展自己的才能,一点点获得别的门派的看好,也看着他拒绝了许多小姑娘的表白还有长老们及其他门派前辈们的说媒。思追的确长得好看,眉眼温柔的紧,让人第一眼见到他就顿生亲近之意,他笑起来更是格外好看,比天上的太阳还要耀眼许多。这不,今天就又有一个姑娘来了,嗯,这姑娘比往日来的可要漂亮许多。今日有些不同,思追倒是没有像往日那般直言拒绝。那姑娘在思追耳边说了什么,思追也不避让,两人竟是在我的眼皮子底下说起来悄悄话,这是我第二次……看到思追脸红,第一次是我给他看春宫图的时候。我心情烦躁,不想再看下去,急匆匆的走了。蓝思追,你可真是个肤浅的人,重色轻友,哼!

我下山了,去了金凌那儿住几天,没有告诉思追。因为,我不敢面对他。思追的确到了该要娶亲的年纪,那日他与那位美娇娥聊的甚欢,作为好朋友的我,理应祝福挚友找到幸福才是,可是我心里却十分不是滋味,原因只有一个,我喜欢思追。我不敢想象,思追若是知道同床共枕的兄弟心里对他打着那种主意,会怎么样。虽说断袖这并不是一件怎么样的事,例如含光君与魏前辈就得到了许多人的祝福,但我只是怕思追接受不了我,会不理我。
“喂!我说,蓝景仪你这家伙什么时候给我滚啊,烦死了烦死了,你在我家赖了这么多天还不走”
“哎呀嘛,再多呆几天嘛,你这又不少客房” “算了算了!”
     然后一个礼拜之后,我被金凌扫地出门了,关键是他连一点钱都不给我,于是我就只能睡大街,几天下来我身上的衣服已经破旧不堪,还有人把我当成乞丐给我扔铜子,或者扔些馒头什么的。

“那就是新任的蓝家家主,长得可真帅啊”
我睡在巷子里,已是正午,阳光才刚刚照进来,本来还是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听到这句话之后顿时睡意全无,不过,我现在这个样子,思追也认不出我来吧。然而我错了,看着面前的那人带着怒气的双眸,我忍不住打了个寒战,“额,思追,好久不见哈哈”
  思追御剑载着我回了云深不知处,他甚至没有带我去澡堂洗个澡,就把我带进了屋子里,一路上思追没有说过一句话,他生气了。这是我活了二十载来第一次见思追生气,往日不论我怎么惹他,他都从来不发火,这次,我真的完了。
    他看着我,我也看着他,我们中间隔了有一段距离。我很想说些什么来抚平他的怒气,但我实在是没有什么颜面开口,毕竟错在我,错在我不该喜欢思追,错在我不该吃醋,错在我不该不打一声招呼就走。
     最后是思追开的口, “为什么不打招呼就走”
     “什,什么”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一会子之后,挠挠头,尴尬的说“我也不是小孩子了啊,出门什么的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我感觉周遭的空气又冷了几分,思追突然朝我走来,他每朝前走一步,我就后退三步,直到我的后背撞上冰冷而又坚实的墙,我知道我无路可退了,不管是这件事,还是我喜欢思追的那件事。他走到我的面前,我们身体挨得很近,他一只手撑在墙上,身子微弯,口中喷洒的热气在我耳边。“你喜欢我,所以吃我和那位姑娘的醋,所以不辞而别的,是不是”
  我楞,想笑着说我蓝景仪怎么会喜欢你啊思追你吃错药了吧啊?但我装不出来,思追说的都是实话。我低头,咬唇,然后我花了这辈子最大的勇气,“是,对,我就是喜欢你,我就是看不惯你和别人亲亲我我怎么样,你能把我怎么的,是不是觉得我很恶心,是不是想把我扫地出门,我告诉你蓝思追,我蓝景仪就是跟定你了,我要缠着你一辈子,你甩都甩不掉”
  我听见一声叹息,有一双手捧住我的脸,将我的头抬起,我看着思追的脸一点点逼近,然后他的唇,贴上了我的。我刚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一会儿之后我慢慢回应着这个吻,我们互相试探,互相索取。
“思追,我有事要与你商量”蓝老先生推门而入,看着我们接吻,手中的卷轴啪的一声掉在地上。思追很快反应过来,松开了我,脸上带着一抹潮红。我砸吧砸吧嘴,不管先生是不是会被气出心脏病,一把揪住思追的领子,朝他吻了过去,毕竟亲吻这种事,要有始有终才好。看着思追惊愕的眼神,我忍不住挑了挑唇,可把我爽的。

先生没有被气出心脏病,但是他罚我抄书,没错,单单只罚我一人。但是啊,我勾唇看着面前抄书的那人,忍不住起身坐在他的身边。“蓝思追,我可真稀罕你”
思追朝我笑,我闭眼,等着他问我,意料之中的吻却没有落在我的唇上,而是,落在了我的眼睑上。
我把头靠在他的肩上,“话说啊,那天你怎么会说出那么一番话啊”
“金凌告诉我的,他说你去他家借住的第一日喝了很多酒,然后就说了那些话”
“靠,喝酒误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