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仁贾

放荡不羁爱自由

论爱上自己竹马的心理历程

       两个小可爱甜蜜蜜
       ooc√
       新手一枚,文笔尚浅莫怪
————————————————————————————

自从那日观音庙一战,泽芜君闭关不出,含光君出游,云深不知处大大小小的事务便落在了思追和我等在自家门派里倒也能说的上话的一些弟子肩上

思追是同我一起长大的兄弟,知道我天性活泼好玩,神经大条,于是将配在我身上的任务都揽在自己身上,虽然对自己不用做事感到十分开心,但总归看不下去自家竹马太过劳累,刚开始我便也极力推脱,但那人一副交给你我不放心的样子于是作罢,想着自己也不能什么事都不干,常常半夜溜出云深不知处去附近的林子里打野鸡,谁叫泽芜君闭关含光君陪着魏前辈云游四海去了,煮了鸡,在里面放些枸杞之类的补品,端给自家竹马,直到看着他喝完才肯收拾碗筷走人。

有日事务不多,我便拉着思追出来散散心。途径厨房时,便听到有人说“我天 ,我前几日见着有鸡汤,趁着没人偷偷捞了一碗,没想到那么难喝,跟臭袜子浸过的水一样,搞得这几天我都吃不下任何东西”
我捧腹,笑着对思追说“这人可够活该的,谁叫他偷吃别人的东西,不过前几日我去厨房时怎么没看到还有别的人在熬鸡汤啊,哎呀真可惜,要是我遇到那位仁兄,定是叫他教我怎么煮出臭袜子浸过一样的汤,哈哈哈哈哈”
思追只是笑,不说话。不知是不是处理的事务多了,肩上担子重了,思追温润的气质同往昔比起来多了一丝成熟稳重的意味。笑起来可真好看,哎呀,可不愧是我兄弟,真的,帅爆了。

思追终于是成了蓝家家主。我看着思追一点点施展自己的才能,一点点获得别的门派的看好,也看着他拒绝了许多小姑娘的表白还有长老们及其他门派前辈们的说媒。思追的确长得好看,眉眼温柔的紧,让人第一眼见到他就顿生亲近之意,他笑起来更是格外好看,比天上的太阳还要耀眼许多。这不,今天就又有一个姑娘来了,嗯,这姑娘比往日来的可要漂亮许多。今日有些不同,思追倒是没有像往日那般直言拒绝。那姑娘在思追耳边说了什么,思追也不避让,两人竟是在我的眼皮子底下说起来悄悄话,这是我第二次……看到思追脸红,第一次是我给他看春宫图的时候。我心情烦躁,不想再看下去,急匆匆的走了。蓝思追,你可真是个肤浅的人,重色轻友,哼!

我下山了,去了金凌那儿住几天,没有告诉思追。因为,我不敢面对他。思追的确到了该要娶亲的年纪,那日他与那位美娇娥聊的甚欢,作为好朋友的我,理应祝福挚友找到幸福才是,可是我心里却十分不是滋味,原因只有一个,我喜欢思追。我不敢想象,思追若是知道同床共枕的兄弟心里对他打着那种主意,会怎么样。虽说断袖这并不是一件怎么样的事,例如含光君与魏前辈就得到了许多人的祝福,但我只是怕思追接受不了我,会不理我。
“喂!我说,蓝景仪你这家伙什么时候给我滚啊,烦死了烦死了,你在我家赖了这么多天还不走”
“哎呀嘛,再多呆几天嘛,你这又不少客房” “算了算了!”
     然后一个礼拜之后,我被金凌扫地出门了,关键是他连一点钱都不给我,于是我就只能睡大街,几天下来我身上的衣服已经破旧不堪,还有人把我当成乞丐给我扔铜子,或者扔些馒头什么的。

“那就是新任的蓝家家主,长得可真帅啊”
我睡在巷子里,已是正午,阳光才刚刚照进来,本来还是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听到这句话之后顿时睡意全无,不过,我现在这个样子,思追也认不出我来吧。然而我错了,看着面前的那人带着怒气的双眸,我忍不住打了个寒战,“额,思追,好久不见哈哈”
  思追御剑载着我回了云深不知处,他甚至没有带我去澡堂洗个澡,就把我带进了屋子里,一路上思追没有说过一句话,他生气了。这是我活了二十载来第一次见思追生气,往日不论我怎么惹他,他都从来不发火,这次,我真的完了。
    他看着我,我也看着他,我们中间隔了有一段距离。我很想说些什么来抚平他的怒气,但我实在是没有什么颜面开口,毕竟错在我,错在我不该喜欢思追,错在我不该吃醋,错在我不该不打一声招呼就走。
     最后是思追开的口, “为什么不打招呼就走”
     “什,什么”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一会子之后,挠挠头,尴尬的说“我也不是小孩子了啊,出门什么的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我感觉周遭的空气又冷了几分,思追突然朝我走来,他每朝前走一步,我就后退三步,直到我的后背撞上冰冷而又坚实的墙,我知道我无路可退了,不管是这件事,还是我喜欢思追的那件事。他走到我的面前,我们身体挨得很近,他一只手撑在墙上,身子微弯,口中喷洒的热气在我耳边。“你喜欢我,所以吃我和那位姑娘的醋,所以不辞而别的,是不是”
  我楞,想笑着说我蓝景仪怎么会喜欢你啊思追你吃错药了吧啊?但我装不出来,思追说的都是实话。我低头,咬唇,然后我花了这辈子最大的勇气,“是,对,我就是喜欢你,我就是看不惯你和别人亲亲我我怎么样,你能把我怎么的,是不是觉得我很恶心,是不是想把我扫地出门,我告诉你蓝思追,我蓝景仪就是跟定你了,我要缠着你一辈子,你甩都甩不掉”
  我听见一声叹息,有一双手捧住我的脸,将我的头抬起,我看着思追的脸一点点逼近,然后他的唇,贴上了我的。我刚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一会儿之后我慢慢回应着这个吻,我们互相试探,互相索取。
“思追,我有事要与你商量”蓝老先生推门而入,看着我们接吻,手中的卷轴啪的一声掉在地上。思追很快反应过来,松开了我,脸上带着一抹潮红。我砸吧砸吧嘴,不管先生是不是会被气出心脏病,一把揪住思追的领子,朝他吻了过去,毕竟亲吻这种事,要有始有终才好。看着思追惊愕的眼神,我忍不住挑了挑唇,可把我爽的。

先生没有被气出心脏病,但是他罚我抄书,没错,单单只罚我一人。但是啊,我勾唇看着面前抄书的那人,忍不住起身坐在他的身边。“蓝思追,我可真稀罕你”
思追朝我笑,我闭眼,等着他问我,意料之中的吻却没有落在我的唇上,而是,落在了我的眼睑上。
我把头靠在他的肩上,“话说啊,那天你怎么会说出那么一番话啊”
“金凌告诉我的,他说你去他家借住的第一日喝了很多酒,然后就说了那些话”
“靠,喝酒误人啊”

 




评论(8)

热度(89)